泰国天才少年:家中并不富裕 要打好球报答父母

泰国天才少年:家中并不富裕 要打好球报答父母
日前,2020年泰国羽毛球锦标赛落下帷幕,世青赛男单三冠王昆拉武特21-17 21-23 21-11战胜头号种子王高伦,首次问鼎全国冠军。赛后,昆拉武特表示家中并不富裕,父母赚来的所有钱都花在培养自己打羽毛球上,唯有打好羽毛球,才能报答父母。  昆拉武特受访时告诉记者:“我家中并不富裕,但是父母一直支持我打羽毛球,为了父母,我一定要打好羽毛球,赚钱报答他们。”  昆拉武特的教练表示弟子有能力和世界上任何选手对抗:“东京奥运会对他来说可能为时过早,但巴黎奥运会肯定能成为他的舞台。”  (Eden)

蠢啊!巴萨本可签下拜仁超新星 却因国籍问题放弃

蠢啊!巴萨本可签下拜仁超新星 却因国籍问题放弃
巴萨本有机会签下阿方索-戴维斯  在巴萨2-8输给拜仁的比赛中,小将阿方索-戴维斯表现十分出色,是拜仁能够屠杀巴萨的重要功臣之一。《马卡报》爆料说,巴萨本有机会签下这名超级新星,但最终却因为国籍问题放弃了。  记者路易斯-塔皮亚在推特上透露:“在阿方索加入拜仁前的几个月,巴萨名宿斯托伊奇科夫就向巴托梅乌推荐了这名超新星。但巴托梅乌却回应说:他是个加拿大人,不用了,谢谢。”巴托梅乌因国籍问题放弃签下阿方索  而就在巴萨高层拒绝了阿方索之后的几个月,拜仁仅仅花费1000万欧元就从温哥华签下了这名左后卫,阿方索的成长十分迅速,已经成长为让世界瞩目的新星。  巴萨最近几年在转会市场上花费了几个亿,但收不到成效,而只有1000万欧元的阿方索,他们却因为国籍问题就草草放过,真的是令人唏嘘。  (林登万)

民法典充分体现中华优秀法律文化

民法典充分体现中华优秀法律文化
【解码民法典】????  作者:龙大轩(西南政法大学教授;王蓉,系西南政法大学博士) 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政治局第二十次团体学习时指出,“民法典体系整合了新我国建立70多年来长期实践构成的民事法令标准,汲取了中华民族5000多年优异法令文明,学习了人类法治文明建造有利效果,是一部表现我国社会主义性质、契合人民利益和希望、顺应时代开展要求的民法典”。  我国传统社会虽无西学意义上的“民法”概念,但调整民事活动的法令标准和法令制度源源不绝。民法典的拟定离不开对法制前史的承继,传统法令中的良法好心、准则观念等被创造性地运用到实际法令的创制中。遍览民法典,其所厘定的根本准则多是前史沉淀的效果,是中华优异法令文明在新时代的发扬光大。  自愿准则与“两相和同”观念  民法典第五条规矩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,应当遵从自愿准则,这与传统法令中的“两相和同”理念有着文明上的承继性。古代社会的契约称作“和同”,又称“两和”。如《唐律疏议·名例四》谓“和同相卖者,谓两相和同”。“和”即“和调也”,将不同的主体经过和调的方法,使之到达两相甘愿、互相赞同的境地,便是“和同”。用今天的民法术语表达,便是“意思自治”,即参与民事活动的当事人,按自己的志愿订立民事法令联系而不受外力干与。  “两相和同”是契约有用建立的前提条件。构成于西周中期的“格伯簋”铭文便是显例:格伯自愿售良马四匹与倗生,倗生给价三十田,写下契券从中分隔,两人各执一半,格伯回来后铸造青铜簋记载此事。又如,现存北宋和平兴国九年(984年)的一份土地生意契约,记载了马隐等人将土地卖与石进充作坟场一事。全文百余字,三次运用“甘愿”一词。反之,在民事活动中违背和同准则,不但会导致民事行为无效,当事人还会遭到法令制裁。  公平准则与“法平如水”观念  民法典第六条规矩的公平准则,在前史上更是由来已久。“法”字的篆书为“灋”,其字义释为“平之如水,从水;廌,所以触不直者;去之,从去”。“廌”即独角兽,遇有胶葛,用独角将不直的一方触而去之,从而使社会次序到达像水相同的公平状况。  在古代社会,法平如水的观念不只家喻户晓,也得到了历朝律令典章一以贯之的保护。《张家山汉简》载:“其失火延燔之,罚金四两,债所燔。”失火行为构成别人丢失,不但要罚金四两,还需承当危害赔偿的民事职责。《资治通鉴》记载,唐高宗永徽元年,中书令禇遂良压低价格购买别人房宅被揭露,大理寺判其以铜赎罪。根据《唐律》,该判定显着处罚过轻,大失公平,后禇遂良和大理寺少卿均被降职迁官。明弘治《问刑法令》中规矩:“典当地步器物等项,不许违律起利。”诸如此类的立法规矩和司法案例标明,中华传统法令文明中,从来不缺少公平相等的精力价值,亦是推进今天法治建造永不干涸的文明遗产。  诚信准则与“朋友有信”观念  民法典第七条所定诚信准则,在传统社会有着丰盛的文明土壤。孟子曰:“朋友有信”。这儿的“朋友”概念,不是特指那些与自己联系接近、爱情深沉的人,而是泛指一般的社会联系,但凡与自己打交道的人,皆当以朋友的情绪待之,最为重要的便是一个“信”字。在汉字中,“信”和“诚”能够互训。诚信不但是古代我国重要的品德概念,在“孝悌忠信礼义廉耻”的八德中排在第四位,更是人人安居乐业的日子信条,故有“人无信不立,业无信不兴”等民谚。  传统法令制度保护诚信的力度很大。《周礼·秋官·司约》载:“凡大约剂书于宗彝,小约剂书于丹图。……其不信者服墨刑。”重要契约须刻载于宗庙彝器上,一般契约则书写在赤色竹帛上。违背诚信损坏契约的,要处以墨刑,让人一目了然其是不守诚信的“老赖”。《汉书·刑法志》谓之“刻肌肤,终身不息,何其刑之痛而不德也”。及至隋唐,在民事活动中违背诚信准则的,则处以笞、杖之刑,一起还需承当债款清偿职责。《唐律疏议·杂律》中规矩:“诸负债违契不偿,一匹以上,违二十日笞二十,二十日加一等,罪止杖六十;三十匹,加二等;百匹,又加三等。各令备偿。”宋元明清根本沿用这一规矩,无有大改。  因为失期行为要遭到惩罚的惩治,违法本钱高,所以民事经济交往中的失期行为人,往往乐意承受调停,避免诉至官府遭受皮肉之苦。这正是古代社会民间调停兴旺的原因地点,而调停又以其及时有用化解民事胶葛的功用,反过来推进诚信观念家喻户晓。民法典着重民事主体“应当遵从诚信准则,秉持诚笃,遵循许诺”,既是对传统法令文明的承继,更能有用应对诚信危机。  公序良俗与“法顺情面”观念  民法典第八条确认的公序良俗准则,与古代“法顺情面”的传统可谓一脉相承。法家代表人物慎到说:“法者,非从全国,非从地出,发乎人世,契合人心罢了。”法乃人定规矩,不过是人心道理的条文明,故有“律设大法,礼顺情面”的说法。只要契合道理的法令制度,才干有助于公平次序的建立和仁慈习俗的构成;反之,则或许伤风败俗。例如秦朝“任法而治”,推广《分户令》,强制父子分居别居,割裂了亲属间应有的亲情。汉朝今后奉行儒家思想,发起同财共居,曹魏时命令“除异子之科”,制止父子分居。隋唐至明清,法令中构成制止“别籍异财”的规矩,既倡议了孝老爱亲的品德风尚,又妥善解决了养老敬老的社会问题。  清末以来,“父慈子孝”“配偶有义”等家庭美德遭到很多人的无情贬弃。当今社会中,生活费胶葛逐年添加,离婚胶葛继续飙升;“扶弱救济”“同舟共济”等社会公德遭到无视,呈现帮扶白叟反被敲诈、拔刀相助反被诬告的现象。针对不良风气,民法典在婚姻家庭编中规矩:“家庭应当建立优秀家风,宏扬家庭美德”,并在协议离婚环节设置“镇定期”,婚姻挂号机关收到离婚挂号请求之日起三十日内,任何一方不乐意离婚的,能够向婚姻挂号机关撤回请求;在总责编的“民事职责”部分规矩:“因自愿施行紧迫救助行为构成受助人危害的,救助人不承当民事职责。”如此规矩,表现了人民群众的常情常理知识,无疑是对“天理王法情面”相统一的法令传统的立异性开展,必将为构建调和家庭、美化社会习俗供给有力的法令保证。  《光明日报》( 2020年07月04日?07版)